年前应知日约稿写了篇小文,发表于《知日·和制作汉字特集》漫画栏目。现在杂志发行了,自家地里留个爪印,也不发微博了。

原标题为《大概也是一种和解的方式》——



寄生兽·脑与心的战斗

文·LING



今年早些时候,听到《寄生兽》要拍真人电影版的消息。周围的朋友都说这是部了不起的作品,以不同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兴奋与期待。后来看了海报,我除了对主角右手的眼珠还有点印象以外,心情并没多大起伏。对这部漫画的最大印象,无非是舌尖上的人肉切片涮涮锅。想了想,20年前,年正中二的我,甚至未必看完了这套书。

到了10月,《寄生兽》的新番动画开播。同一部作品,在 20年后改变了形式与节奏,以更具冲击力的方式展现在我面前。

这次,才看了一话被震撼了。


于是我急急忙忙地找回漫画原作,也不顾是否会剧透动画后面的内容,一口气把通篇看完,震撼的感觉久久不散。

与从前相比,如今在漫画行业从事了10年的我,一下子就能理解这是一部多么优秀的作品——紧凑且毫无累赘的剧情、行为合理又出人意料的角色、精巧的悬念设置、恰到好处的信息分布。在这么多耀眼的优点之下,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也许并不精致的画风大概也算不上是什么缺点了,重器无锋。

但让我一再回味的,好像却和这些明确的条目不太相关。


震撼与兴奋是第一感觉,阅读的快乐也在于此。但我也知道,接下来自己又会因微妙的自责而陷入了难过的感情。

「无知的自己真可怕。」
「这么好看的书,为什么我以前看一半就丢一边呢?」
「中二啊。」
「也许早些看过这套书,如今的人生观也会变得不一样吧。」

认识自己30年,也知道这种懊悔并不长久,过不了几天,一切又会回到原状。大学刚毕业时,也曾非常讨厌那个间歇悲观消沉的自己。偶尔翻到当时写的日志,仿佛可以看到过去的自己恨不得把那些黑乎乎的部分从身上切走丢开。那时的我,感觉并不快乐。

这样的状况,一直维持到连载《超合金社团》的中期。期间接触的人、遇到的事,以及连载本身,大概都在潜移默化地反过来影响着我。


《寄生兽》在开篇时,给我感觉是一个反人类的故事:人类毫无节制地消费着周围的一切资源,是这个星球上的毒。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故事的中后期,到了最后,岩明均话锋一转,写下了他真正想说的话。

「用自己的标准,来看轻自己,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接受自己吧。


后来我也一直在猜想。岩明均原本是否就打算写一个「人类就是毒」的故事?是否在创作的过程中,才逐渐地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为人类的和平而战斗、为自己的生存而战斗;因理性而难过、因感性而开心……这一切,是有哪一方比另一方高尚吗?岩明均通过创作《寄生兽》这个故事,似乎给自己找到了答案。


我仿佛也总算明白了《寄生兽》让我共鸣回味的原因。

也许作品本身,就是作者与自己和解的一种方式吧。



评论
热度 ( 8 )

© MIHARUYA | Powered by LOFTER